如何成为文学作家(想成为有自己文风的作家,可以学习哪位作家?)

网友提问:

想成为有自己文风的作家,可以学习哪位作家?

优质回答:

一个作家如果想形成自已独特的文笔,农夫认为长篇小说《创业史》的作者,已故著名作家柳青是应该学习的首选。在这方面,柳青和陈忠实已为我们作出了很好的典范。

凡是读过陈忠实的中篇小说《初夏》,《蓝袍先生》,《四妹子》或长篇小说《白鹿原》的读者,都会驚奇地发现,陈忠实的文笔是十分接近柳青的《狠透铁》和《创业史》的。其语言风格,朴实无华,行文遣词,通俗易懂,尤其是在人物的外型刻画及心理描写方面,如出一辙。掩卷沉思,狠透铁,梁生宝,白嘉轩,鹿子霖……一个个活脱脱的关中汉子的形象,跃然纸上。形象的人物外型,地道的长安方言,更使读者感到亲切和真实。读柳青和陈忠实的作品,犹如在和一个关中老农在谈天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九六零年,当柳青的《创业史》出版时,陈忠实还是一个高中未毕业的学生。

当时,爱好文学的陈忠实读了《创业史》后,如获至宝,他把《创业史》读了一遍又一遍,深为作家柳青的语言风格所感动。因为陈忠实的家乡,西安东郊西蒋村和柳青落户的长安县黄甫村实际只有几十里远,同样的风俗习惯,同样的长安方言,熟悉的人物形象,一下子拉近了他和作家柳青的距离。陈忠实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把柳青作为他的偶像,他甚止不惜翻烂了二十多本柳青的作品。

就这样,当陈忠实七十年代发表在《延河》杂志上的《接班之后》等初期作品,已明显显示出,”非常接近柳青文笔的特点。

这个现象不但说明柳青落户农村,体验生活,终于写出”巨著”的成功,同样说明陈忠实学习柳青的文笔也是十分成功和圆满地。

其他网友回答

所谓文笔,通常是指写文章时遣词造句的能力,那些睿智的、精妙的、新鲜的、带有自己独特气场的文字。

我认为形成自己的文笔,需要长期的广泛的阅读积累和不断的练笔练习,恐怕看一两本书,或者模仿学习一两个作家的作品,短期内是无法做到的。

沈从文,杜拉斯、张爱玲、三岛由纪夫、托斯托耶夫斯基……每一个成功的作家,都携各自独特风格的词句叙述各自的故事,他们可以轻易组织起灵动、散淡、惊艳的语言,散乱的文字被他们安排得繁花似锦,阅读并揣摩那些非凡的句子,笨拙的模仿都是有意义的。

作家孙犁说过这样一句话:”要像追求真理那样去追求语言”。尽量不要写”月亮像小船”、”春姑娘踏着轻柔的脚步来了”、”我的心像大海的波涛”这一类不咸不淡的句子,这些句子没什么不好,但也确实好不到哪里去,人们不约而同反复使用,让它成了俗套,显得不真诚,乏味,太过于现成,被大多数人不经大脑的使用,人云亦云的话,说说就罢了,不要写出来。

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表达方式,好的文笔它放射出脱俗之美。我相信它一定来自于自己的思考,自己的判断。

多阅读,多思索,同时也不要畏惧表达自我,日积月累,积少成多,实现厚积薄发,就能更准确丰富自如的表达自己,久而久之,自己的语言就会有独特的印记,从平常之中脱颖而出。

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一个词一个词琢磨,一句话一句话推敲,一个段落一个段落锤炼。总有一天,你的文字会让自己眼前一亮。

肺腑之言,希望能够帮到题主。

其他网友回答

既然你想形成自己的文笔,就应该有自己的风格,至于学习哪位作家比较好,我想就显得有点多余了,要真是学习某一位作家的风格,那就有可能沉溺于他的风格套路而走不出来,又怎么能形成自己的文笔呢?又怎么可能形成自己的文笔呢?

曾经有个年轻的作家问过我一个问题“您最喜欢读或者说反复阅读的有什么书?”

我是这样回答他的:对我影响最深的一本书是《阅读.欣赏.写作》。这是一本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周谷城先生题字,林泽龙先生编著的书籍,当时我还在部队服役,没有机会去书店买书,是我的一位同学从老家南充去重庆新华书店买来赠送给我的,这本书是唯一一本对我写作技能有过帮助的,可以说是一本写作教科书,更是我初学写作的良师,直到今天,这本书还摆放在我的书柜里,已经被翻阅得发黄了。后来,条件稍好一些,我反复读过的书应该是《红楼梦》和《水浒》,不过最让我受益的还是童年时在我生活的那个三合院里听到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院子里的几位老公公老婆婆经常给我们讲《红楼梦》、《水浒》、《三国》、《西游记》、《聊斋》里的故事,尤其是程婆婆像说书一样的故事对我的影响最大,这也许是老天对我的眷顾,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要想听到这样的故事,比登天还难。再后来,我读过的书就多了,但最让我难忘或者说对我影响较大的还是巴金先生的《家》、《春》、《秋》以及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

接着,那位年轻的诗人又问了我一个问题“当代作家中您最喜欢哪位?”

我跟他说: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首先是我并没有受到当代某一位或几位作家的影响,但是又不能说一点影响也没有,我更喜欢广泛地读别人的文章,不管他是有名的还是无名的。我觉得,好的文章就是好的文章,而不是哪一个名人的作品。烟火迷离,时光知味。或许,越是平淡的生活,内心越是接近绚烂。那些太过奢华的东西,必定都是虚张声势。

只有内心的康宁,才更干净、纯粹,更加接近那个叫做灵魂的地方。过往太多的执着,如今已逐渐淡然。很多事情,选择放下,便是对自己的一种慈悲。那些曾经寄予岁月深情的厚望,而今,不过是一窗走过的风景。春荣秋枯间,早已变换了模样,何来最初的旖旎?

我相信有感而发,才能写出好文章,我深信真情实感才是文章的灵魂,用文章记录一个普通人的心路历程,谱写各阶层人群的喜怒哀乐,展示各行各业人群的酸甜苦辣,去呼唤人性真善美,呼唤社会进步,是我的理想、追求,也是我的责任。

毫不客气地说,我不喜欢过多地谦让,过于谦让也是一种虚伪,我在文中也想表达自己的“风格”:我本来有意识地写得平淡一些,但又不能一味地平淡。一味平淡,就会流于枯瘦,枯瘦是衰老的迹象,没有生机。我还没有步入老年,也不太服老。我更愿意把平淡和神奇结合在一起,在写作方法上,有时很随意,随意就很随便,看起来没有主线,显得乱七八糟;有时候又有点严谨,有点古朴,尽量做到中规中矩,有据可循,所以看起来就像走在别人的老路上,有点跟班的意味,可是细细斟酌,又找不到在谁的路上行走,这大概是原本就没有什么固定的路可走吧,所以,还是自己慢慢行走自己的路,不要重复别人的脚印。我追求的是和谐且宽容,平凡但不平庸,慈悲而不妄言,随喜而不虚伪。

所以,我觉得文学创作这条路就像一个大染缸,每一个作家的风格就是各色染料,只要你愿意把各色染料放在一起去糅合,去搅匀,然后静下心来,去认真提炼其中的精华,吸收其精髓,就一定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形成自己的特色!

其他网友回答

【传媒文笔类话题】

谢邀。文笔的形成,不同于模仿秀,要有经有权;经是经典、权是权宜,郭沫若读到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样表示。萧军的《延安日记1940-1945》中记载,他在致毛泽东的信中说:“‘了解一个战士要在战场上;了解一个作家要从作品里’。这话是李又然说的,我觉得很对。”为了形成个人的写作风格,是要经过阅读和练笔的磨练的,即使追求鲁迅风,也不是一天到晚只读《鲁迅全集》。

萧军木刻像/冯羽作

萧军记上则日记的时间,是1941年8月2日;而六天以后的8月8日,萧军又在日记中记载——李又然当面向毛泽东反映文艺界情况,积极促成翌年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并在开幕式上发言。这个发言,后以《精读习惯与集体精神》为题,发表在《解放日报》1942年7月16日第四版。恰回答了这提问——文笔的形成,非对某作家,追星般模仿,精读和博览群书,融入集体即生活。所谓使用是更重要的学习。

李又然:《精读习惯与集体精神》一

我读书一向贪多,爱说“与其精不如博”。

“能观千剑而后能剑”,“穷一经不足以知经”??这一类教人要博的说法,从小就信任。

书,大概可以分三种:精读的基本书;浏览的普通书;查考的工具书。精读最重要,这是打基础。可是我读书,从来就像看电影:日月一过去,便只留下闪烁的印象,和碎玻璃片似的感想??

曾经一连好几年,天天坐图书馆;巴黎有夜已深,门还大开着的书店,又时常在那样的书店里翻画册子和期刊。——我读书就像翻画册子,“不求甚解”,急迫的浏览,养不成精读的习惯。这样,从书上得来的知识,一知半解,仿佛是一瓣瓣汆在水面上的落花,虽说好看,可是不集中,不生根,飘浮而分散。

假如一连好几年,坐的是监狱,不是图书馆,那么,也许早已学到了一点专门知识,有利于革命事业,自己心胸也开阔。

监狱中苦难多,书少——这也是苦难之一。可是书,正因为少,不易到手,“因祸得福”,你会精读。因之,为要逼成精读习惯,曾经很想多坐几次监狱。

以上主要想说:不精读是非常吃亏的。——没有说清楚,可是说到这里为止吧,以免多说更不清楚。

有的老干部样子不讨人欢喜,可是一多与他接近,你就会发现他爽朗又单纯。在散步、聊天中,他可能不是有趣的同伴,缺乏“闲情逸致”;可是为革命而献身的信心和毅力,他就最丰富了。在工作中、在危急中,能有比这种可敬的人更可敬、更可爱、更可靠的么?他们是可歌可泣的!——有的书封面不华丽,字句也不妩媚;可是精读起来、精读下去,我们开头吃苦,随后就爱不忍释了,越来越感到它那潜在的美和力!

杜工部“读书破万卷”,“万”是多,“破”是深入。“破”是顽强的用功到底,领悟深,不被书所束缚而能支配书。“破”也就是精读。

我们的诗圣必然先得力于一二卷,而后一通百通无往而不“破”的。

真正好的书精读起来、精读下去,姑不论它那根本思想的深远,以及整个体系的辉煌,且只说它的注释和引证吧,也永恒在闪射智慧的光芒。

先生罗曼·罗兰说过大意如下的话:当我闲散的时候好像明天就会死,于是立刻工作;而一工作起来,心中舒泰,从容不迫,似乎还能活一百年。

这种精神也就是拉丁诗人所启示的从容的急进(Festina lente),慢慢的快。我们精读的时候必须具备这种心境。而这种“从容急进”的心境又可以从精读中养成。

“真的学者是搁脚于篱笆上而读柏拉图的人”,——如此舒适,“有为者常若无事”,使人的内心视觉看见他在微笑,忘却小小的“我”。身在宇宙中,宇宙在心中,宽心宽意地在精读,从精读中享受无穷的喜悦和欢乐。

精读是喜悦,

精读是欢乐。

《共产党宣言》据说日本河上肇教授读过三百遍。我们之中,谁读过三十遍?我是三遍都还没有读过的,感到可惜,甚至可耻了。

我们大家都读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可是谁比毛主席更能具体应用于中国革命的实际呢?毛主席应用得最富有创造精神,这当然有种种不平常的原因,可是原因之一,很根本却又极平凡的,是“挤”和“钻”。毛主席一天也只有二十四小时(可是论工作效果是一世纪),他就全靠“挤”时间读书的。毛主席长征也读书,一有时间就读书。而“钻”也就是“破”,也就是精读。“射者不与罗者竞多”。

“钻”进去——深入;“钻”出来——不被书所拘束,超越书的限制,做书的主人,活用它。

以上主要想说:精读有绝对的必要。

当然,精读也是为群众的。

精读是喜悦,

精读是欢乐。

毛主席和中央号召全党精读整风文件,我自然响应,可是如果只有毛主席和中央在上面号召,没有生活在一起的同志们从四面八方来造成精读的环境和气氛,那么我的读文件可能又是看电影,甚至“看”音乐。

所以尊敬毛主席和中央的领导,也感激集体教育,组织生活,和同志们的督促。

小组长来检查了,正当你要写一封信。一下又要开文件讨论会,一开会又得听那不完全正确的意见。这样,再加上沉闷的天气,往往感到烦厌。在讨论中央宣传部“4月3日”决定的那次会上,又有人提出幼稚的问题,我忍不住,冲口而出:“何苦提出这样要命的问题呢?我也提一个:什么是‘4月3日’?”我这态度是鲁莽,傲慢,非集体主义的,不了解进步与落后之间的关系。进步的应该推动落后的前进,否则不算进步,也是落后,甚至比落后的更落后。落后的也能催促进步的更进步。至少,在推动落后的前进中进步的也能——才能!——更进步。

再说,“什么是‘4月3日’?”其实也可以作为问题提出来。4月3日前线又死伤多少战士?后方又增加多少孤儿寡妇?这不成问题吗?当我们问“死伤多少战士”这一句话的一刹那间,乃至在这一句极短的话的每一个字音上,乃至在每一个字音的将发未发中,正是敌人在发枪弹和谣言的时候,不知又死伤了多多少少的战士,又增加了多多少少的孤儿寡妇,又“失踪”了多多少少的男女爱国青年了,这些都成问题的!4月3日,全世界工农劳动大众又都创造了真正有益于人类的工作,而他们本身和他们的家属依然在被压迫,在被剥削。4月3日,如果一切反法西斯的人们都像我一样在“清淡”中过去,整个世界早就不堪设想不堪收拾,每一条街上都扬起卍字旗了,不是么?所以就是这个不成问题的“什么是‘4月3日’?”也可以提出来深深想想的。

幼稚的问题引出庄严的结论。不正确的意见听它的反面,锻炼我们的批判力。听毛主席讲话,一句就是一个正确方向。可是跟程度较低的同志们坐在一起谈开去也可以充实以至修正自己早已获得的知识,加深和提高,使之上升到坚定和明纯。开文件讨论会远比过去开同乐会亲切得多,融洽得多了。有太谦虚的反省么?可是,更多的不是由衷的自我分析,和倔强者流露于眉宇之间的无声的自责么?在文件讨论会上我更尊敬了语言,它真能说动人的心,打通人的心。在文件讨论会上我又喜欢了开会。会,刚开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意思,大家零零碎碎的发言,而这就是撒下种子去,只要领导得好,大家真诚,大家团结,结果是出乎意外的丰收。一人单独思索,是一头牛耕田;大家同志开会讨论就好比集体农民不怕天灾。小组长来了不是要发现你违背学习纪律,是要看见你正在专心学习,为你的进步而欢喜。

以上主要想说:集体精神的力量是伟大的!

在整顿三风的集体精神中我由烦厌而愉快,要变做一个全新的人。对于人类和世界,自然美以至人体美,所憎的和所爱的,有滋长着新的感觉和新的看法。对于自己也采取了新的态度。

在集体精神的整顿三风中反省引起的慌乱和焦急。可是完全和过去相反了,继这慌乱和焦急而来的再不是悲叹和消沉,而是雄心壮志的复活和新的健康的内在战斗力的产生。唐·吉诃德的勇敢是主观主义作祟,丹麦王子的忧郁是神经衰弱。我是轻快又明朗了——在整顿三风的集体精神中。

“生我者父母”,再生我者党和集体精神。

集体精神,它平凡而最伟大,单调而最多彩,严密而最舒展??

离开集体,不管是谁,个人还有能力么?离开集体根本就不再有什么个人了。??一片树叶,倘若要脱离树枝,独立于树巅,飞翔于空中,那就没有风也要飘落而枯萎。

个人偏见倘若要对抗集体意志,那是吐一口气要风倒吹;那是一朵浪花想控制海洋,想改变波浪的方向。

欢快的参加集体生活,欢快的接受集体教育,欢快的分担集体忧患,欢快的遵守集体纪律!——这样,个人获得最高发展和最大自由。

一向费了许多周折总是养不成的精读习惯,请相信,我也就是在这最伟大、最灿烂、最舒展??的集体精神中很快获得的。

在整顿三风的集体精神中我得到的益处太多了。精读习惯的未下决心而已养成,只是很小的一种益处。然而在我,这很小的一种益处已经是讲不厌的故事了。

1942年7月16日

其他网友回答

“形成自己的文笔,学习哪个作家比较好?”,这个怎么答?

个人认为,刚开始写作的时候,不要考虑自己的文笔如何,你只要不停地去写就可以了,当然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你要不停地读。

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文笔完全可以庞杂,庞杂的最终目的会形成一种沉淀。

就比如说读,很多人都挑名作家的作品来读,当然可以,但你也完全可以随着自己的性儿不挑作家、只选作品,不管你读谁的书、也不管你读完之后记住多少,总会有一些东西变成写作的养料来共你成长。

你说读几本?对不起,要以百为基数来计算,直到你根本记不住你到底阅读过多少书籍。

你问光这么读,哪儿还有时间去写?

读与写不矛盾,边读边写即可,你要大量地些,要以千为基数来计算,日记、百字小文、几句话的心情都算,直到你根本记不清你写过多少东西,直到你拿起笔来可以毫不费劲地写一篇你想写的文章,这时候,我觉得你自己的写作风格就快出来了。

为什么要大量的阅读?我觉得不是为了学谁的走笔风格,而是为了今后写作的文字组织能力,有一点需要特别提醒的是:你总觉得读完一本书之后,对你的写作不发生影响,其实你错了,不管你读哪一种文学作品,都会有一些东西“润物细无声”地沉淀在你的“写作营养池”中,

最后,这些沉淀渐渐合拢、凝聚、归一,你的写作风格就出来了。

以上内容就是小编分享的关于想成为有自己文风的作家可以学习哪位作家.jpg”/>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