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欣赏妾身的舞姿吗下一句(你能以“能让妾身为君上跳最后一支舞吗?“写一篇古风文章吗?)

网友提问:

你能以“能让妾身为君上跳最后一支舞吗?“写一篇古风文章吗?

优质回答:

“君上,能让妾身为你跳最后一支舞吗?”一红衣翩翩的俏佳人深情款款的看着眼前自己深爱的君上,提出了自己最后的请求。

君上低头满眼怜惜的看着这俏媚的佳人,忍不住掉下了一滴泪水,摸了摸佳人的脸颊说道:“孤王只恨老天不公,让孤王无法与雪姬长相厮守,若是孤王远去,雪姬该如何?”

雪姬抓住君上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抚摸着柔情的说道:“在这乱世中妾身依旧得到君上宠爱,妾身是幸福的,君上无需担忧妾身。”

君上狠狠的将雪姬抱在了怀中,柔情的抚摸着雪姬的秀发,伤心落泪,抽泣了一下说道:“跳完这支舞,孤王便让人送你离开军帐,若是孤王迎了战争再去接你。”

雪姬默默留着泪水点了点头道了一个“好”字来,君上松开雪姬,瞧了瞧雪姬的模样,为雪姬擦掉了泪水,转身走去坐到了位子上。雪姬拿过君上的佩剑气质游龙的舞起了剑来,只要君上能看到自己表情的时候,雪姬都是面带微笑的。

君上看着雪姬起舞不由得叹息说道:“生逢乱世,有你相伴一场,孤王心中甚欢,然这战若是败了,我心爱的你该如何是好?沦为奴妓吗?”一边叹息的君上一边喝起了闷酒。

雪姬痴痴的看了一眼君上吟唱道:“敌军已围城,军心已惶恐,君上何其忧,吾心已随君王去,怎会陪伴他身侧。”唱完歌的雪姬看了一眼满是惆怅的君上,拔剑自刎。

君上听到剑落地的声音,惊讶万分的丢掉自己手里的酒杯,跑到雪姬身边抱起了雪姬,口中大呼道:“传太医。”雪姬用手堵住了君上的嘴说道:“妾身不想成为君上的负担,也不想成为他人的姬妾,妾身只愿常伴君王怀。”

君上一手给雪姬擦着直流的鲜血,一边歇斯底里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雪姬摇了摇头气若游丝的说道:“妾身不傻,妾身知道只有妾身死了,君上才能安心作战,所以妾身只能先行一步去奈何桥等待君上了。”

君上流着泪水给雪姬止血,一边摇头一边撕心裂肺的说道:“不,孤王不要你死,孤王要你活着。”雪姬慢慢的举起自己手,眨巴着眼睛想要再去触碰一下自己深爱的君上,可手却无力的坠落了下来。整个军帐中只留下了君上撕心裂肺的怒吼“雪姬”。

如果爱,请深爱,也许转眼便是:

一辈子

其他网友回答

“爱妃,爱妃,你醒醒你都睡了三天了,不能再睡下去了。”君王坐在女子床边轻声道。

“唔。”似是君王的话语起了作用,女子呓语一声后,便缓缓睁开了眼眸。

“君,君上!”女子看到坐在床边的君王惊喜的叫了声后,便想起来行礼,被君王制止了。

“爱妃莫要乱动,太医说了你现在应多躺着,不可移动身子。”君王温柔地叮嘱道。

“君上。”女子的目光似要柔化成水一般看着君王。

君王轻轻拍了拍女子的手道;“爱妃且再睡会儿,寡人要去御书房批阅奏章了,晚些时候过来与你一同用膳。”

语罢君王便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而女子则痴痴地望着他远去。

莫名的女子心中涌出一种悲伤的情绪,紧接着女子剧烈地咳嗽起来,旁边侍奉的宫女赶忙过来为女子拍背顺气。

咳着咳着女子感觉有一股腥甜自喉咙咳出,她赶忙拿起枕边的手帕捂到嘴上。咳完后女子拿下手帕,看到手帕上的猩红时,女子似早已料到毫不惊慌,倒是旁边的小宫女惊慌失措地准备禀告君王,却被女子喝止了。

傍晚时分

君王如约来到女子寝宫,同女子一起用膳。

君王一进到女子寝宫,看到的是他与女子第一次见面时女子的装扮。

那年,君王还只是个皇子,去到江南游玩。在经过一处庄稼地时,正看到女子长袖善舞的模样,舞罢女子那回眸一下,令他如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样,手足无措地看着女子,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直到女子发现有人看着,还是个英俊的少年郎羞红着脸跑了时。他才反应过来,却是怎么也找不到女子的身影。

如今再看到女子这身打扮,君王看着女子的眼中的温柔就像快要溢出来一般。

女子见君王如此看着她,便不住的羞红了脸,低下头叫着手帕道:“君上,快别看了也不怕周围的奴才们笑话。”

君王朗笑这走过去,抬起女子的下巴,在那红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道:“爱妃,可真容易害羞啊。”继而又抬头环视了周围的奴才一圈道:“你们都下去吧。”

奴才们都退下后,君王在女子身旁的椅子坐下,握着她的手,看着桌上的菜肴开心地笑道:“娉儿,亲自下厨了。”

女子轻轻点了点头道:“君上,这有美酒有佳肴,能让妾身为君上跳最后一支舞吗?”

君王听罢女子的话语忙摇头道:“娉儿,你这身子还没好呢,怎么能跳舞呢!不行,不行。”

女子自椅子上站起来,走开外些,便跪在地上道:“妾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只是一支舞罢了,请君上成全。”

君王见女子如此坚定,便随了她去了。

女子得到应允慢走到厅室中间,跳起了君王与她初见时的那支舞。可女子跳到一半,嘴角流出了鲜血。

君王见此赶忙叫她停下,女子去似未听到一般,仍是坚持把舞跳完后才停下。

她微笑着看着君王缓缓向后倒下,君王赶忙跑过去接住她着急地大喊着:“太医,快给我传太医!”后又低下头着急地问女子:“娉儿,你怎么了?你千万不要离开我。”

女子抬起她那素手,抚上君王的脸道:“君上,娉儿的病其实是无法医治的,是我叫太医们不要告诉你的,你千万不要怪罪他们。”

“咳咳”说着女子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出了一口血在君王的衣服上。

女子无力地说:“君,君上,娉,娉儿可能要先走一步了,我,我会在奈何桥下等你一,一起过去。来,来世我,我们继续做,做一对恩,恩爱夫,夫妻。”

语罢,女子抚在君王脸上的手滑落了下来,头也在君王的臂弯里重重地垂下了。

“娉儿”君王悲痛欲绝地喊着女子的闺名。

“君,君上,这是娘娘留给您的信。”一个宫女呈着一封信给君王道。

君王却似没听到似的,一个劲地抱着女子喃喃道:“娉儿,娉儿,娉儿。。。。”

宫女无奈地将信放到地上,便跑出去找君王与女子的儿子二皇子了。

一个时辰后

宫女领了二皇子进门,便自行退下了。

二皇子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父皇正死死地抱着母妃的遗体。他连忙跑过去也顾不得行礼,一边喊着父皇一边掰着君王的手。

自家儿子的到来总算让君王找回了些理智,但心中的悲伤却不减。他松了松抱着女子遗体的力道,却未将她放下。

他看到地上的信,忙拿起来读。

‘阿北,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不在人世了。我知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我还想去看看这大好河山呢!你可否将我遗体焚烧成灰装在罐子里,待你哪日得空了带我去看看这大好河山。娉儿,爱你’

君王读着信里的内容,终是落下了眼中积蓄已久的泪水。他轻声道:“好,如你所愿。”

其他网友回答

“能让妾身为君上跳最后一支舞吗?”余珞起身看着云褚,笑的依旧温婉眼睛弯成了俩道月牙儿,仿佛不是在这阴暗的天牢里而是华贵的殿堂之上。云褚平静的看着眼前温婉的女子心中有几分复杂。余珞依旧笑着“算是补上今年君上的那份生辰贺礼……已往”余珞顿了一下抿了抿嘴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了……君上。”云褚依旧平静的看着余珞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最终微微点了点头。“余珞笑意更深,跳起了一支舞,这是她为他跳的第一支舞,也是……最后一支舞了。云褚看着余珞眼中闪过几某复杂的神色,最终化成一声长叹。余珞跳着舞,脑中闪过零零碎碎的片段,她第一次来到皇宫,第一次侍寝,第一次为他跳舞唱曲,第一次心动,第一次被囚足……她十五岁就来到这里,想想也是流年似水,一晃十年便过去了……也不知道是谁长叹一声,端是添了几分凄凉意,天牢显得格外幽静,仿佛这世间独独只剩下俩人,余珞恍然间仿佛回到少年,她为他跳舞,他为她抚琴……仿佛一切都没变,但她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梦罢了,现在……梦醒了而已。一舞终了,余珞接过长福公公手上御赐的酒,云褚皱了皱眉头“珞儿——”,余珞打断云褚的话,看着云褚,笑的依旧温柔“君上!你能来看妾身,妾身已经很满足了,妾身现在是罪臣之女,本应凌迟处死,君上却看着往日的情分,给妾身一个痛快,妾身感激不尽 ,妾身敬君上一杯,祝我大辽风调雨顺国泰平安,也祝君上万寿无疆子孙满堂。”余珞对着云褚笑了笑,仰头把御酒一饮而尽,余珞眼角落下一滴残泪,云褚……来生来世我不要再与你相见,余珞笑着倒了下去,在这阴森的天牢里依旧美的惊人……云褚动了动有些僵直的身体,沉默着将余珞抱了起来向牢外走去“……珞儿,我带你……回家……”声音沙哑异常………………

其他网友回答

“能让妾身为君上跳最后一支舞吗?”周围跳动的火光为她倾城的脸添上几分妖媚。

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跳吧。”他耳边响起自己的声音,带着无限眷恋与不舍,穿透周围喧嚣的吵闹声,进入眼前那被死死绑在柱子上的倔强的女子耳中。

“王,这……这女子可是妖,您可且莫再被这妖孽蒙蔽了啊!”他身旁一老臣赶忙阻拦道。“您可别忘了,我暮楚这十九年的大旱全拜这妖女所赐啊,如不烧死这畜生怎可泄民愤啊!望大王三思啊!”

他却是摆摆手,不顾侍卫阻拦,上前轻轻解开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将她搂入怀中,吻上她的额头,“漓儿,跳吧。”他又重复道。

那老臣还想上前进谏,却被赶来的太后拦下,“罢了,就让他任性一回吧。”太后望向刑台上相拥的男女,长叹一口气。“可这妖女不除,恐怕……”

“谁说不除了?”太后打断道。“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你且看着吧。”

刑台上那女子忽然狠狠推开他,摇身一变变回她原先的模样。只见她一袭红衣似血,与她头顶的一双白狐耳,身后的八条狐尾相映衬,美得不可方物。她冷冷一笑道:“阿珏你可知,我挥挥手便可逃离这里,可我偏不,我要让你记住我,一辈子记住我,记住我的一条狐尾为谁而断,我为谁而死。”她仰天长啸一声,素手一挥,她周围的干柴瞬时燃起。她就在这烈火中起舞。

他退到远处,静静望着那抹倩影。烈火爬到她脚踝时,他想起初遇她时,大雪纷飞,她一袭狐裘胜火,就那样闯进他的心里。

烈火爬到她小腿时,他想起他曾带她寻遍整个帝都,只为找一枚同心结。

烈火蔓延至她腰时,他想起那一年他微服私访,不慎遇刺,他被刺中要害,临危之际是她自断一尾救他性命,他在皓月之下承诺定会护她一世周全,她虚弱的笑容却比任何时候都令他心疼,从此他遣散后宫只宠她一人。

烈火吞噬至她脖颈时,他想起她被认为是 祸国妖妃,在牢笼里被所谓的天师折磨至生不如死,她死咬着牙坚持硬是一声不响,从此她的眼中再无爱意。

他回过神来,看着台上的她,只见她一下一下地张着嘴,似是在说什么。待她被火吞噬,他泪流满面。“你是来救我的吗?”只是她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白漓,白狸,早在一开始她就对他袒露了身份,只是他一直未觉察罢了,他倒在地上,痛哭到不能自已。

天行二十一年,祸国妖妃白氏被处死,王上悲痛不已,遂病终,谥号孝献,葬于皇陵,举国哀悼。念国不可一日无君,皇长子年幼,遂由皇长子莫卿上位担任大统,太后垂帘听政,天下太平。

远处,千零山上,一无字碑旁立着一人,此人轻声唤道:“漓儿。”从此天下少了一位王,多了一位常携一只白狐游山玩水的吟游诗人。

其他网友回答

高台之上,金莲朵朵绽放,女子款款踱步,慢慢悠悠地将高台走上一圈。她是高兴的,天下终是太平了,百姓……终于不用流离失所了。她是悲怆的,因为这太平盛世啊,不再是她的王的了。她高高在上的王啊,如今囚在他人的脚底,动弹不得……

一步,她初入宫,她第一次见到了她的王,第一次这么想为一个人跳舞,舞不停,一直跳下去……他轻拥着身边的皇后,问她,叫什么名字?温柔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身边,令她彻底沦陷。一时间,她竟失语。王轻笑。令她退下。当夜,王单独召见,玉塌旁,银烛前,他在她耳边轻语:“今后,你叫窅娘。”

两步,皇后病逝,王立先皇后之妹为后,他身边的人,又换了一个,而她,还在台下,为其舞。他的眸里温柔似水,却不为她,她永远……只在仰望,而无法相随……

三步他为她搭起六米高台,以金为料,做朵朵金莲。而她,以白绫缠足,令其纤细。高台之上,她一步一莲开,一步一血痕。但为他,她愿意。纵然他拥着别的女子开怀大笑,纵然于他,自己不过一介舞姬,为他,她愿意……

四步,京都沦陷,王高傲的颅下,带上了耻辱的枷锁,王,被关在了囚笼中,永远……窅娘很想陪伴你啊!王……但你……你需要的,不是我……一次次的拒绝那贼子要我舞蹈的命令,不是顾我……是放不下的尊严。若我去了,你就不用挨打了呀!那,我去了……

她站在高台之上,面对他的住处,作揖,低语:“妾身情愿!最后一舞……”广袖飘飘,身形摇曳,步步生莲,给尽自己所能事,只管舞去。

莲,只在夏季绽放,却绚烂了整个酷暑。

一舞毕,她无视贼子要她转身的命令,决绝地纵身一跃,在空中飞舞,在地面绽放。王啊,妾身的念啊,在最后的那滴泪中了,你看见了吗?

无回应……唯有远方一滴泪,与其交相呼应……

(写的是南唐后主和窅娘的故事,和史实多有不符,还以史实为主。)

不喜勿喷,文笔不好,多多海涵

以上内容就是小编分享的关于你能以能让妾身为君上跳最后一支舞吗写一篇古风文章吗.jpg”/>

版权声明